下載客戶端
  • 追書
  • 捧場
  • 手機閱讀本書

    掃描二維碼,直接手機閱讀

第1--2章 穿越老梗

文楊今天真是夠倒霉的。

她撞見男友出軌就算了,還被小三推出馬路,撞上了迎面而來的車子……

一陣天旋地轉后,文楊感覺頭暈暈沉沉的,疼的厲害,嗓子干的都快要冒煙了。

自己竟然沒有死!

文楊暗自慶幸,慢慢的撐著坐了起來。

她微微睜開眼睛,整個人都愣了。

這哪是什么醫院病房啊!

還古色古香的屋子,看起來像文物的裝飾,這到底是在哪里啊!

文楊看了看自己的身體,這身衣服不是自己的呀!

她也顧不得頭疼和嗓子了,急急的就想站起來,可不知是被撞的后遺癥,還是怎的,還沒等站起來便又倒了回去!

不會是撞壞腿了吧,完全沒力氣啊!

這時,只聽屋外有人說話的聲,文楊謝天謝地松了口氣,可算是有人來了。

“綠綺,你進屋去看看格格醒了沒,這都第三天了,怎么還沒醒?還是我再去求求福晉,再把大夫請過來給格格看看?”喜樂擔憂的問著。

他是真擔心啊,萬一格格要是出事了,他們這些奴才可討不了好!

“格格要是出了什么事,我也不活了!”綠綺抽抽噎噎的說著。

她們格格都昏迷三天了,郡王爺也沒來看過一次。

福晉也只請了大夫來看過一次,便不再來了。

她可憐的格格啊!

“快打住,這話可不能說!”這時候也顧不得什么男女授受不親了,喜樂趕緊伸手捂住綠綺的嘴。

說這話不是在咒格格?要是被人聽了去,他們有幾條命來抵啊!

綠綺也知道自己說錯話了趕緊住嘴,不再言語!

“好了好了,你先進去看看格格怎么樣了!”喜樂嘆氣。

綠綺也才十三歲,格格也不過十三四歲,他算是他們院里年紀最大的了,他得擔起責任來才是!

綠綺點點頭,小心翼翼的推開房門,喜樂背身站在門口。

綠綺進屋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床上的文楊,一臉的驚喜跑過來。

“格格,格格您終于醒了?您感覺怎么樣啊?還有沒有哪里不舒服啊?格格,您嚇死奴婢了!”綠綺說著說著就紅了眼眶!

她從小就伺候格格,就是格格嫁到雍郡王府來,也只帶了她一個,可見她們主仆關系有多好了!

文楊尷尬的收回被綠綺抓住的手,這妹子嘴里的格格或許大概叫的是她吧。

但是她很肯定她不認識這妹子,而且這妹子的打扮再加上她的稱呼,再加上這屋子古色古香的裝扮。

文楊腦子里只閃過一個念頭:她,穿越了!

她默默的把手收回來,不動聲色且帶著防備的看著面前的小丫頭。

她現在是兩頭抓瞎,不知道這是什么朝代,不知道是什么時候,她不敢隨便發話。

萬一被察覺出不對來,被人當做妖怪燒了,那都沒地兒說理去。

雖然她這借尸還魂確實有點那什么……

“格格,您怎么了?還有哪不舒服?您說話啊,您別嚇唬奴婢啊!”

綠綺看著文楊反常的沒有回答她的話,只是直直的看著她,眼里帶著防備便嚇壞了,直接就哭了出來!

“怎么了?怎么了?發生什么事了?”外頭的喜樂也著急道。

一開始聽到綠綺說格格醒了,他是真的高興啊。

可是還沒高興完呢,就聽到綠綺這哭聲。

再加上完全沒有格格的聲氣,哪還待的住啊,也急急忙忙的沖了進來!

“樂子,你快來啊,格格,格格她不對勁啊!”綠綺可算是找著主心骨了,拽著小樂子就往里間文楊面前扯!

文楊有些吃驚,看著溫溫柔柔的一個小姑娘,沒想到力氣還挺大的啊!

喜樂心里直罵道,沒有格格的吩咐,他一個奴才哪有資格往格格的臥房里待著啊?

這綠綺也是急糊涂了,不過,格格不會真的不好了吧。

否則綠綺怎么會這么急切,連這些規矩都給忘了?

喜樂一進里頭,看到文楊穩穩當當的坐在床上,這沒什么不對勁啊?

“格格吉祥,格格醒過來了,真是菩薩保佑啊,奴才給格格請安了,格格大喜啊!”喜樂直直的跪下給文楊請安!

文楊一驚,她哪經歷過這個啊。

雖然她告訴自己要淡定,但是說到底她是現代人,這跪拜的沒有人權的禮節,她還是習慣不了。

文楊想起身扶喜樂起來,只不過還沒站起來又是眼前一黑,差點兒栽倒在地上,還好綠綺眼明手快的扶住她!

“格格,格格您慢點兒!”綠綺別看人沒多大,但是力氣卻是夠的,一個人都不帶幫忙的又把文楊塞回了床上!

文楊無語,她這身體究竟是有多虛弱啊!!!

“我……,你……”文楊剛開口,聲音沙啞的難聽,嗓子干的難受,“水……”算了,什么事都比不上喝水重要!

喜樂一聽,立馬起身到桌子邊倒了一杯茶水,遞送到文楊面前,“格格,來,慢點喝,小心燙!”

文楊也不廢話,端過杯子呡了一小口,發現茶水是溫的并不燙,于是大口的喝了起來,一直喝了三杯才停下來!

“格格,您怎么樣了?頭上的傷還疼嗎?”綠綺小心翼翼的,摸了摸文楊后腦勺上的傷,一臉的心疼。

她們家格格從小就沒遭過這樣的罪,在府里老爺福晉都寵著她。

現在嫁到雍郡王府來了,受了傷,郡王爺一次都沒開看過。

頭受傷了?文楊伸手摸了摸后腦勺。

雖然文楊平時不怎么看小說,但是關于一個萬年不變的穿越的梗,文楊還是知道的,那就是——失意梗!

沒辦法,誰讓她完全沒有原主的一丁半點的記憶。

文楊輕輕的撫摸著后腦勺,想著待會該怎么開口說出她失憶的事。

要讓她們知道,但是也不能聲張,她現在是完全沒有底的!

“格格,您怎么了?怎么這么看著奴婢啊?”綠綺自己上下打量了一番,又看了看喜樂才有些惴惴不安的問著。

格格怎么從醒了之后就有些奇怪呢?

“你們,是誰?”文楊遲疑的問道。

毛線球兒說:

暫無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章節目錄,按 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鍵 進入下一頁。
我要評論(0)

優秀作品推薦

客服
分享
追書 評論 捧場 目錄
胜负彩百家欧赔